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超级黄金左手全文阅读
超级黄金左手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赌城手机版:超级黄金左手无弹窗 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五百一十五章 土黄布包裹住的财富

    周宣的新车是一辆奥迪A6,新车自然有兴趣了,不是说车要多豪华,以周宣的财力来讲,这个车的价钱自然是微不足道的。

    傅盈就不开车了,坐周宣的车,周宣挺喜欢这辆深蓝sè的奥迪A6,不张扬,开起来也还顺手,这段时间,周宣也开过不少车,经验是有了,驾照也早有了,再开车时就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犹豫感。

    李为依旧开着他的奥迪A4,他就算有钱,家里人也不准他买豪华车,周宣看了看几辆新车,老爸的,弟弟的,李为的,自己的,傅盈的,几乎全都是奥迪品牌的车,傅盈的车是一辆奥迪mini,只有妹妹的车是傅盈挑的一辆宝时捷的豪华跑车,笑了笑说道:“我们家好像就是专门给奥迪公司送钱的!”

    傅盈默不作声的坐到了周宣的车上,在众人面前时,她得强颜欢笑,扮戏一般,但独自与周宣在一起时,脸sè顿时yīn沉了下来,呆呆的用手衬着脸蛋。

    周宣叹了一声,然后探身过去给她把安全带系上,之后发动车缓缓开出别墅区。

    在宏城广场上,周宣的车便与李为周莹的车分道而行,他们去的是珠宝公司,周宣去的是古玩店,老爸比他走得早。

    车开在熟悉的道路上,公路两边的建筑中到处是熟悉的广告招牌,都是认识的字,如同李为所说一般,认识的不纠结。

    一切都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周宣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感触,时间不长,自己却如过了几百年一般。

    车速也开得不快,在一处红灯叉路口等待时,旁边也开过来停了一辆黄sè的莲花敞篷跑车,车上面是两个发型很另类的青年,一看就知道是富二代的典型。

    两个青年横眼一扫,看到周宣身边坐着的傅盈,都忍不住“哦”的一声惊叹,惊为天人,随即打起了口哨。

    两个小地痞一般的愣头青年的调戏,周宣忍不住微微一笑,还真的是回来了,换在以前,自然是把调戏傅盈的人弄得灰头土脸,最起码也得把车毁掉吧,不过现在周宣心思恬静得多了,反倒觉得自在起来。

    傅盈也发觉到周宣改变了许多,对她依然如以往的爱意,但却远没了以前的冲动,两个小青年嘿嘿笑着,靠边一个就挑畔道:“小姐,你实在太漂亮了,坐那样的车埋没了你,干脆过来坐我们的车吧,这车多拉风,香车美女嘛,有美女,车自然要好要够档次才行。”

    傅盈淡淡道:“哦,是吗,我也想坐你们的好车,可我男朋友不愿意怎么办?”

    那青年顿时嘿嘿笑道:“现在的事,还有得他愿不愿意的事吗?咱们的社会不是讲的恋爱zì yóu,人人平等吗,他凭什么管得了你?”

    听着那青年的一阵瞎说,周宣又好笑又好气,红灯转眼过去,绿灯亮了,周宣把手伸出去指着青年那辆车的下方说道:“小哥哥,泡妞是要开好车,但开好车也得开一辆完整的车吧,你这辆车轮胎都断裂了还怎么开?”说着笑呵呵的把车缓缓开起来。

    那青年一怔,探头到车门外边的方向低头一瞧,这一瞧不禁吃了一惊,前轮胎外层已经断裂成了几段,本来他这是挺高级的真空胎,特殊质材的,扎了钢钉都没问题,但再好再强的轮胎也顶不住给拦腰割成几段,没有气,车身已经实实在在的压在了轮毂上,要不换胎,是不可能再开的。

    可这个地方不容等待,后面的车辆中,司机们大声的叫嚷着,那两个青年顿时搞得狼狈不堪,再看看载着美女的车辆,早跑得不知去向了。

    周宣开了很远后才微微摇头,瞧了瞧傅盈,又讪讪的笑道:“盈盈,都怪你生得太漂亮了,为了这个,我都不知道弄坏了多少辆豪华好车了!”

    “你少拍……少拍……哼哼!”傅盈一咬唇,当即哼哼的回答,但一想到“马屁”两个字说出来,那其实就是说自己是马,倒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没说出来。

    虽然在父母弟妹面前装扮出另一副表情,但周宣还是知道,傅盈并没有完全解开心头的结,如果他只是和魏晓雨同居了,那也不用这么揪心扯肺的想,但关键是魏晓雨怀孕了,这让傅盈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这个yīn影。

    周宣赶紧专心的开着车,一直到把车开到潘家园附近的停车场,然后下车往店里走去。

    在这个店里,其实长期露面的是[**]和周苍松,谁都知道周苍松是大老板的父亲,[**]是小老板,而真正的大老板周宣过来后,隔壁邻店的人基本上都不认识。

    店里的几个伙计自然是认识周宣的,傅盈这个天仙一般的老板娘更是不会忘记,一见到两人过来,赶紧请进店里,湛茶的湛茶,伺候的伺候。

    周宣笑笑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事,不用管他们两个。

    [**]没在,店里主事的只有掌眼老吴,这个老教授见到周宣,也是禁不住热情的拥抱了一下,然后坐下来跟周宣聊着话。

    周苍松虽然是能够代表大老板,但平时只做一些伙计做的事,帮帮下手,真正技术上的事,他是半点也不伸手的。

    老吴跟周宣聊的自然是一些生意上的鲜闻奇见,对于店里的生意情况,他基本上不说,因为周宣根本就没有兴趣听,周宣只会在店里遇到困难,经营遇到麻烦才会出面,生意上的事,几乎是完全交给了[**]和老吴两个人,所以老吴也干得挺自在,有绝对的话语权,在生意上面,也极为尽心尽力。

    因为周宣这样的老板,可能他这一生中再也遇不到第二个了,有周宣个人的大方,对金钱如此随意的生意人,是很难遇到的,就算遇到这样的,又不一定有他的运气啊,看看这么短的时间里,老吴几乎是看着周宣从千几百万发展成超过百亿以上的巨额资产,这已经不能简单的用运气来说明了。

    所以说,老吴不后悔跟着周宣,以他的实力得到的报酬确实在行业中要算很高,但周宣给他的却更是远比他正常得到的还要高,虽然他不在乎金钱,但周宣的诚意显然让他感动,而[**]也从不限制他什么,[**]只做外面的生意来往,店里的收入卖出等等完全由老吴一个人做主。

    不论是赚了还是赔了,都不会让老吴承担责任,这是周宣定下的规矩,不过说实话,在这个店中,老吴在技术上可以说极少犯错误。

    店子由千几百万的规模壮大到现在的数十亿资产,老吴和[**]都明白,他们两个的贡献虽然也不错,但真正让店壮大的却是周宣自己做出来的,周宣虽然不管店里面的事,但他时不时的把生意拉进来,随便一手生意就能让店里赚数千万甚至过亿的利润,就以那单微雕的生意来说吧。

    老吴只是找朋友托卖,结果就让店里纯收入几个亿,这种事,就是经验老丰富的他都不敢想像。

    说话间,店里来了几个客人,几个店伙计赶紧上前招呼,前前后后进来三个人,看样子都不是一起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一个三十岁左右挺时尚的富态女子,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青年人和那富态女子都是提着包的,老头却是空手,周宣和老吴虽然没有上前招呼,但两人都瞄着这三个人。

    老吴轻笑道:“小周,咱们两来猜一猜这三个人的来意,呵呵,你先还是我先?”

    周宣见傅盈在架子边无聊的看着玉器件,笑了笑,回转过头对老吴道:“吴老,你为长,还是你先吧!”

    老吴笑了笑,也不客气,点点头,轻声道:“那个青年,提着包,包鼓鼓的,再看他的衣着外装,虽然是牌子货,但角沿等地方有脏意,看表面很光鲜,但实际上却是落魄的可能xìng更大,再看看他的包,我估计他是来卖东西的。”

    周宣异能探测着,那青年包里有一片黄sè的布缎包了一个瓷碗,碗很光鲜,在大清官窖的印记,但周宣却测得出来,这只是一件仿制品而已,不过那块布倒是……就在周宣琢磨时,老吴又说道:“那个贵富模样的女人,嘿嘿,手指上铂金钻戒有好几颗,远远的瞧着,钻石的光泽就有些不纯,估计她自己也是不太明白,看看她手上脖子上到处是金钱堆起来的,整个就是一个暴发户或者大款养的小三情人,脸盘子还过得去,但显然是没有内涵的乡下女子出身,不过这样的人对于卖家店方来说,倒是最好的客人,因为她这样的人会舍得下血本买。”

    周宣探测到的那女人的包里面,除了大叠的现金就是好几张银行卡,看来老吴的猜测还有几分准确xìng。

    然后再看最后那个老头,额头上全是皱纹,手指看起来也像老树皮一样,就像一个做粗活的乡下老头,与刚来京城的周苍松倒是有得一拼。

    老吴沉吟了一下才道:“这个老头倒是难猜测一点,要是一般人吧,会以为这老头是走错了地方,但我倒是觉得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定然有他来的道理,小周,你说呢?”

    周宣异能探测得清楚,除了老吴说的那个青年包中的东西有点不同的意见外,其他两个人基本上是一样的看法,当然,老吴的眼光已经是很厉害了,换了他自己如果是没有异能外,那是肯定远不如老吴的。

    老吴笑问周宣,周宣也笑笑道:“吴老,论这个,我是不敢跟你比的,你都先说了,要我说,那就是照着你说的再说一遍了,哈哈!”

    老吴也哈哈一笑,然后跟周宣一起瞧着那几个人,三个人的表情动作还真是不一样,那青年进店后怀抱着他的包,只是东张西望的看人,对店里的物件货品却是一眼也不瞧,而那个女子就只是盯着翡翠饰品那一方,对古玩瓷器方面半眼也不斜一下。

    那个老头子却又只专注于货架子上的瓷玉古玩一类,看来老吴的观察还真是超强超准确。

    那个青年瞧了一阵,伙计上前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那青看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我……我有一件东西,你们瞧瞧……”

    “那好啊,我们做的就是收与出嘛,只要有价值的东西,只要你肯卖,那我们就会收!”伙计一口应下,然后照章念本的道,“先生,请把您的物品拿出来瞧瞧先!”

    那青年走到近前,把包小心的放在茶几上,拉开拉链后,取出的却是一团布包着的东西,布是土黄sè,老吴的一双眼紧盯着,不过对那布却是不在意,紧盯着的只是那青年的动作。

    那青年把黄布轻轻解开,露出的是一只小碗,紫青sè的花纹沿边,白底紫花,外形看起来还是不错。

    伙计自然就不懂了,拿眼瞄着老吴,老吴淡淡一笑,伸手把碗拿过来,横竖翻转瞧了一遍,碗底有“大清康熙十八年烧制”的字样,然后又用手指轻轻在碗沿边一弹,放到耳边一听,声音倒不是很脆,有几分零乱分散的杂音。

    老吴是得靠真才实学和经验来断定,自然不能像周宣随意一用异能便即知晓,这碗早在那青年进门之际,周宣便已经知道是假的了,不过在老吴面前,他是不会摆出来说的,这一点肯定是难不住老吴的,只是不晓得,老吴是否会注意到那块土黄布?

    不过很难很难,老吴到底不会异能,不能跟他一样能探测到万物的根本底子。

    老吴果然是淡淡一笑,把碗轻轻推了过去,对那青年说道:“对不起,先生,你的这件瓷器,嘿嘿,我们不能收下,你还是到其他店试一试机会吧!”

    老吴这话虽然没有明显说出他的瓷碗是假的,是赝品,但话意却是包含了这一层意思,那青年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脸上表情不禁大为失望,喃喃道:“这……这……可是我家……几代人传下来的家传之宝啊……怎么就能是……是假的呢……”

    “呵呵!”老吴笑了笑说道,“我可没说他是假的啊,小老弟,也许别家店就瞧中了你这件瓷器也说不定呢!”

    那青年失望之极,但看老吴的样子,显然是这个店里能说话算数的人,他既然这样说了,想必再说也没有用,只能走人了。

    说实在的,这青年之前已经在别的几家店里拿出来过,但那些店里的老掌眼师傅自然是不会被这件瓷器瞒过去,自然都是推脱,一般看出来是雁品假货的,双方是都不会明说出来的,只会推脱以这以那的理由搪塞掉,而那几家店都是推荐这青年到周宣这家店来试试看。

    这都是那些店眼红不爽,但又不敢跟周宣这家店明着来,就是暗着来也不敢,人家的背景太厉害了,无论是明暗,都扳不过他们,潘家园,甚至是整个京城的古玩行业中,有来头的人是大把,但找关系一说要对付周宣这家店,人家稍微一查便即脸sè大变,赶紧劝店主老实点,便惹事。

    那青年无奈之下只得再过来试试手气,因为在家里,自小时候便听见爷爷说起过,家里这件传家宝是价值连城的珍品,一定要好生保护珍藏,现在家遭巨变,急需用钱,能管事的长辈又见佛祖了,这才得以把这件传家宝拿出来想换一大笔钱,不过却是没想到,这一件所谓的传家宝却是连遭闭门羹,没有一家店收下,这时别说想换一大笔钱了,就是换个百八十块,看来人家都不想要。

    周宣探测得明白,这件瓷器年代倒也有百十年了,不过是清代的土窖产品,没有价值,但从那黄布的情形来看,这件不值钱的瓷器其实是个障眼物,是这青年老祖上故作遮掩的法子罢了,而且看来很成功,不仅瞒过了他们自己家里的子孙后代,而且连老吴和潘家园别家店的技术老师傅们的眼睛都给骗过了。

    看着那青年失望之极的准备将瓷碗用布包起来装回皮包里离开时,周宣忽然说道:“先生,你这个碗,想要多少钱?”

    周宣这一声,不仅仅那个青年呆了一下,就是老吴和几个伙计都愣了一下,老吴都决定不要的东西,应该就是没有价值的东西了,为什么周宣还要再问那个人?

    不过周宣是大老板,有的是钱,他只要喜欢,别说是个假瓷碗,就是一堆大粪,他想要给一百万,那也是他的事,人家可管不着。

    那青年呆了呆后,顿时喜形于sè,赶紧又把黄布解开,把碗拿了出来,急急的说道:“我就说了嘛,这可是我家几辈人……”

    “别说那个,直接说吧,要多少钱!”周宣手一摆,打断了他的话,直截了断的说着。

    那青年发了一下愣,倒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跑了几家店,说实在的,就是他自己,心里也有些打鼓,怀疑自己这碗儿是不是有价值的真东西了,如果是假的,换了他自己,能给多少钱?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超级黄金左手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www.rw20.com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