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注册彩金: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六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妻子

    永和宫正殿寝宫,红烛摇曳,映的室内波光流转,富丽堂皇。

    明黄纱幔中,人影朦胧,隐隐可见高床软卧中,三条人影纠缠在一起的旖旎轮廓,突然,一声娇啼,黄幔中探出一只皮肤极为白皙的玉足,涂了紫葡萄汁似的脚趾拼命的勾起,就好像忍受着不可承受之重,又好似享受着飞上云巅之美,然后,又是一声令人听了骨头都酥了的呻吟,粉腿雪足慢慢无力的搭在了龙床之畔……

    殿外红柱旁,秦婉君红着脸,贝齿咬痛了红唇,可是寝殿中那销魂蚀骨的呻吟和娇喘还是一丝丝钻入她的耳朵,她心里诅咒着这个荒淫昏君,对面,婉伺班另一位值班的宫女彩蝶却是一直极为淡然,就好像耳朵塞了棉花一般。

    现今宫内宫女多为领工资签订合同的雇工,以往,按照规矩婉伺班宫女需要在寝殿内服侍,当然,大皇帝大多时候都不需要这种服侍,从去年开始,婉伺班的宫女改为在殿外轮流值夜,这也与宫女中雇工的比例越来越重有关,便是蒙古、西域各族的秀女,也改为了雇工制度。

    不过虽说是雇工,若想进皇宫自是层层把关,祖宗三代都被调查的底儿掉,再若更进一步成为皇帝后妃们的近身亦或涉及御膳房等要害之地,就更要经历种种测试和考验,都由内侍卫处宝珠处长亲自圈定人选,再由皇后在圈定的人选中做最后的筛选。

    以彩蝶为例,今年十七岁整,已入宫一年,更是昔年平远军中红娘部下爱将之远房亲戚,如此还要经过一年时间考察才进入了婉伺班,可见内侍卫处把关之严格。

    看着彩蝶,秦婉君心说可惜,这般漂亮的小姑娘,本来读书读的好好的,女子中学毕业,正该继续求学问之时,怎么就猪油蒙了心进宫来伺候这寡情负义而又荒淫无耻的昏君呢?

    “彩蝶……”秦婉君忍不住就想问问她,却见小姑娘伸食指在唇前“嘘”了一声,秦婉君摇摇头,话咽回了肚子。

    只是这般木头人般站在门外等候伺候里面荒诞无耻的叶昭,那怨气真是一股股涌上脑际,未来又怎样?她可真不知道。

    前些日子她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大选之后她父亲仍然被任命为帝国高级大法官、大理院少卿,帝国司法界第二号权柄人物。

    而秦少卿好像并不知道女儿偷偷潜逃的事,尽管如此,闻听她被降为了答应,就知道女儿在宫内闯了祸,那脸黑的,秦婉君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父亲这般严厉。

    秦婉君轻轻叹口气,上次逃出宫是一时之气,可现今见到两鬓花白的父亲,自己,还能再鼓起勇气一直走下去么?还能鼓起勇气再在叶昭面前提起离婚两字吗?

    秦婉君不知道,未来,好像漆黑一团。

    “到时辰了,咱去打个盹儿,明日午时再来换班。”彩蝶见到远远两条纤细身影走来,遂对秦婉君指了指皓腕上的手表。

    秦婉君微微点头。

    她早已被贬出了承乾宫,初始住在洗衣房大杂院,现今则搬去了婉伺班清和小筑,同彩蝶住一个房,平素也都是两人一班,秦婉君知道,彩蝶可能还被授意监视自己,但她不在乎,她再怎么痛恨那个男人,总没有要害死他的深仇大恨,何况怎么诅咒他也好,秦婉君心里也知道,如果这个男人死了,帝国可能马上就会四分五裂,那她,可就成了千古之罪人。

    在清和园一觉睡到天明,梳洗装扮用过饭菜,与彩蝶再次来到永和宫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叶昭在东稍间喝粥,正殿锦绣屏风内,金发碧眸的明妃和甜腻娇柔的婕妃刚刚在宫女服侍下沐浴完,嘻嘻哈哈的更衣呢,两人亲姐妹一般,此时云雨之后,两张俏脸仿佛还残余昨日风情,娇慵万千,越发的明艳动人,便是秦婉君身为女子,见到艳丽双姝,心里却也不由泛起异样感觉。

    莎娃换了袭白纱裙水晶高跟鞋,更显得明眸皓齿,胴体修长;花姬则穿淡红色镶玫瑰宫廷长裙,明黄色缀象牙雕的古典高跟鞋,小姑娘现今早已蜕变为仪态万千的贵妃,但那娇憨乖顺风情却丝毫未变,两女一左一右坐在叶昭身边陪叶昭说话,加上两人叽叽喳喳的亲热劲儿,叶昭的心情越发亮堂。

    “亲爱的,威廉是不是要回国了?”能称呼叶昭“亲爱的”,自然便是莎娃。

    叶昭放下调羹,微微摇头,说:“一时半会儿怕走不了。”三国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俄国取缔多个党团后,俄国人民族激进分子定然如同被捅了马蜂窝一般,威廉走陆路回德国甚为不安全,因为现今从中亚通往奥斯曼土耳其都城伊斯坦布尔的铁路还有大半路程未完工,只有途径俄国的北线铁路可用。

    走海路,那最少也要三个月时光,所以威廉宁可留在北京城等待局势明朗,也不愿意小半年时间在海上漂泊。

    想了想,叶昭道:“他们俩的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

    “哦。”莎娃十数年如一日,总是这么听话。

    “我一会儿,要去见土耳其皇帝的特使,下午就不陪你们去郊外开车了。”

    莎娃和花姬都点头,又听叶昭说:“可别玩太疯了,怎么花姬好端端的,喜欢开快车呢,定是你教的!”莎娃和花姬对视一眼,都偷偷吐了吐舌头。

    叶昭和莎娃、花姬用膳,旁侧,则是秦婉君、彩蝶以及莎娃花姬的贴身宫女服侍,叶昭和花姬、莎娃唠了会家常,听莎娃讲起七公主也就是莎娃所生第四女嘉平公主难为上书房教授一事,不由得莞尔,道:“这老学究可真糊涂,茫茫寰宇,谁说别的星球上就一定没生命?”又道:“不过还是要尊师重道,回头啊,替我罚罚嘉平。”

    “天上的星星上,还住着人吗?”秦婉君听得津津有味,一时忘形,竟然插嘴问了一句。随即她猛的警醒,见叶昭和莎娃、花姬一起看过来,俏脸一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随即叶昭却又同莎娃和花姬聊起了家事,就好像没她这个人一般,只有花姬还说了句:“妹妹没读过皇上写给咱的故事么?”可见叶昭不接这个话茬,花姬也就不敢再和秦婉君说话。

    秦婉君窘迫无比,暗恨自己这是怎么了?无端端给他羞辱自己的机会。

    ……

    养心殿内,叶昭却没想到御书房派来的通译被蓉儿换成了秦婉君,看来蓉儿虽然坚持惩罚秦婉君,实则却也希望她能得到自己的欢心,赏罚拿捏之苦心,身为六宫之首,也实在不易。却说自己都不知道,秦婉君读书时还修习了突厥语系。

    奥斯曼土耳其皇帝特使阿齐兹帕夏是土耳其皇帝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妻弟,本人又是多瑙河省总督,地位极为尊崇,此次更是代表土耳其皇帝而来,是以才获得了叶昭的接见。

    现今土耳其皇帝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六年前即位,被欧洲社会视为暴君,他残酷镇压各民族独立要求,依靠秘密警察维持着他的独裁统治,当然,庞大的奥斯曼帝国统治了太多的异民族,加之一直以来维系中央政府薄弱统治的地方帕夏制度,必然会有分崩离析的一日,这是历史大势所趋,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只是适逢此风雨飘渺时刻,虽说为了维持他的统治而令土耳其步入最黑暗时期,但换做其他君王,怕同样如是,却也不能简单的认为他就是个才干平庸的暴君。

    宝阶之下,身着阿拉伯长袍的阿齐兹帕夏单膝跪倒,手抚胸前,神态拘谨的朗声道:“尊贵的大皇帝陛下,中国土地的主人,吕宋、坤甸、亚奇、几内亚、马普托、莫罗尼及东印度诸岛、太平洋诸岛的统治者,朝鲜、越南、老挝、柬埔寨、万象之国、缅甸、廓尔喀的皇帝,布哈拉汗国、希瓦汗国的庇护者、天可汗,来自圣洁之城的臣仆向您问好。”

    站在叶昭龙案之侧,秦婉君一句句的翻译,实则看到阶下自万里而来的另一个大帝国的使者跪倒在地觐见,不由得不令秦婉君心中泛起丝丝涟漪,而身旁男人头上那一连串长长的头衔,每一个头衔,都是这个男人传奇故事的一部分,是他率领帝国铁骑在血与火中铸造,以三千甲兵之势,东征西讨,至今日威名播于万里之外,欧罗巴诸国,莫不惴惴。所谓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今日来拜见他的可不正是横跨欧亚大陆的突厥大帝国使者么?秦婉君再怎么觉得叶昭言过其实也好,此时此刻,却也不由得心中凛然。

    “阿齐兹帕夏请起,远来辛苦,赐座。”叶昭说完,秦婉君便提高音量,殿内墙壁特殊设计,殿上不需要多大力气声音就可远远送出去。

    听到女子清脆的声音,阿齐兹帕夏诧异的看了眼中国皇帝身侧的红套裙艳妇,随即就忙谢坐。

    “哈米德苏丹写给朕的信朕已阅,你我二国,虽文明不同,昔年同受西方文明侵扰,对哈米德苏丹的处境,朕心有戚戚。”

    叶昭话说的客气,但对土耳其皇帝的来信并不认同,在土耳其皇帝的来信中,哈米德苏丹称奥斯曼帝国将会出兵巴尔干,惩戒塞尔维亚、保加利亚、黑山各族渐渐形成的巴尔干同盟。

    一直以来,巴尔干地区都是欧洲强国觊觎的对象,俄国也一直打着“解放斯拉夫人”的旗号在巴尔干地区争夺势力范围,实际上这些年,奥斯曼帝国对巴尔干地区名义上的统治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中俄战争时,土耳其人意图恢复对巴尔干地区实际控制的军事行动也未奏效,甚至期间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先后独立建国。

    哈米德苏丹登基以来,老大帝国内忧外患,他也一直希望找到突破口重振帝国的声威同时也稳固自己的权柄,显然他认为趁着俄国自顾不暇之际,出兵解决巴尔干问题可实现这一目标。

    不过出兵之前,自然要得到中国人的理解和支持,如此才能遏制俄国人或者奥匈帝国参与这场战争。

    叶昭看到土耳其苏丹的信,却是颇感荒谬,前不久土耳其青年革命党刚刚发动政变,虽然随后控制局面的联合进步委员会仍是保皇派,但现今米哈德应该考虑的是国内政治改革,减轻对异民族的压迫,而不是靠对外征战转移国内矛盾。

    听闻青年土耳其革命党同样的激进,认为帝国的不稳定是境内异族卖国,尤其是亚美尼亚人,是国难之根源,是以一些青年土耳其革命党人叫嚣“要一劳永逸地解决亚美尼亚问题,就必须从肉体上消灭亚美尼亚这个种族。”其国内种族冲突引发的动荡实在已经不是小问题。

    此时米哈德却要出兵巴尔干,令叶昭觉得未免本末倒置。

    当然,叶昭对这个世界看的比谁都清楚,土耳其大帝国的崩溃几乎是必然结果,这和他在世界性战争中站在哪一方没有必然联系,就算站对了队,也不过苟延残喘几年,这个帝国,已经很难维护其庞大的多民族领土。可是从米哈德苏丹看来,同巴尔干同盟的战争是伊斯兰同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等东正教国家集团的战争,是维护国教的宗教战争,神圣性和正义性不容置疑。

    “巴尔干地区人民的信仰和领土,朕认为应当给予他们自由选择的权利。”

    叶昭的话令阿齐兹帕夏面如土色,他知道,若中国皇帝的这番话传到巴尔干地区,传到保加利亚人、塞尔维亚人、罗马尼亚人和黑山人的耳朵里,他们会如何激动和振奋,几乎定然鼓励这些民族一个个的宣布独立。

    秦婉君也注意到自己翻译完叶昭的话后,阿齐兹帕夏突然绝望的神色,心里更是一动,她虽然只是传话,但这个男人,每句话的分量她都在亲身经历,亲身体验着那种神奇无比的滋味。

    “当然,我也理解米哈德苏丹的立场,所以,我认为还是要有个时间表,和平解决巴尔干地区争端,同时希望在各方和解的基础上维持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完整。”

    在国际事务上,叶昭已经希望帝国在涉外事务中明确的表明各种立场,而不是东方智慧的外交辞令,如此,才可清楚展现帝国的意志和利益,同时免除因为误解造成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当然,这种明确无误的表态是建立在帝国拥有的绝对力量之上。

    听到叶昭后面的话阿齐兹帕夏心中微微安定,但中国皇帝不支持苏丹出兵巴尔干的态度很明确,这又令阿齐兹帕夏深感沮丧。

    “皇帝陛下,中国果然地杰人灵,没想到一位漂亮的夫人会成为翻译员,而且比我的口音还纯正。”阿齐兹有些没话找话,他在整理混乱的思绪,琢磨怎么完成此次任务。

    秦婉君这句话没好意思翻,免得叶昭又以为她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在叶昭示意下,第二通译忙翻了,还添油加醋用了些夸张的辞藻,他只知道秦婉君是皇妃,可不知道里面种种内情,自然是马屁大拍特拍。

    叶昭听通译说完,笑了笑,对阿齐兹道:“大概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妻子。”

    阿齐兹呆了呆,他听说好像中国人,当面夸别人妻子漂亮是不礼貌的行为,可谁能想到中国皇帝的妃子不但抛头露面,还一口流利的外语?

    急忙站起身抚胸鞠躬,道:“这,皇帝陛下请宽恕臣仆的无理。”又对秦婉君躬身:“请皇妃娘娘宽恕我的唐突。”

    叶昭笑道:“不知者不罪,来,尝尝我中土的水果。”

    秦婉君听叶昭对那突厥使者说自己是他的妻子,呆了一呆,心中,也不知是苦是甜。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记得收藏本书。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www.lardlung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