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 全本其他类型 > 林门娇全文阅读
林门娇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手机版登入:林门娇无弹窗 正文 180 山匪劫人(二)

    两碗稀粥,两个热乎乎的肉包子下肚后,吃得饱饱的感觉真好。周明沐宠溺的递给她一个手帕擦拭双手,突然有种感觉,这样下去,周明沐会不会把她宠坏了。昨晚刘婵没回来,估计在家住下了,她和林轩亲眼看到苗氏把五百两银票给了刘兴,看来刘家的债还了。

    若换做她是刘兴,有了五百两银票,已经就信守诺言,不要去找花蕊。可他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还想再跟苗氏要五百两,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难怪花蕊着急的把孩子弄没了,这样一来,就再也不用受刘兴的威胁。但愿刘婵能原谅王氏和刘兴要把她给卖了的无奈之举,她没更多的心思放在刘家。

    眼下周夫人不见了,周明悦没过来,她没心思在家等消息。夫妻俩收拾好碗筷后,林冬娴舔了舔嘴唇,缓缓道:“明沐,你送我去如意绣坊,我想去看看妹妹,不知道周夫人有没有什么消息?”周明沐静默片刻,头笑道:“好,我现在就去把马车牵出来,送你过去。”

    林冬娴上了马车,匆匆一瞥,好像看到刘兴躲在刺绣馆不远处的大树后,估计再等苗氏要钱。若是换做平日,她可能会有兴趣停下来看看热闹,现在就算了,她要赶着去见周明悦。马车缓缓的前行,穿越过闹市,很快停在了如意绣坊门口。

    伙计看到林冬娴穿着粉红色的褙子被周明沐扶着下马车,鹅黄色的襦裙,梳着如意髻,没有带发簪和头花,早上肚子饿的不行,起来的匆忙,加上着急要见周明悦,想知道周夫人的情况。就算这样,看起来宛如一朵清池上的莲花,清雅而俏丽。皮肤白皙,一对远山眉舒样开朗,秀丽的长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好似夜里的寒星熠熠生辉,脸上略带焦虑。

    站在她身边的周明沐穿着淡蓝色的衣袍,头戴玉发箍,细长的眼睛如寒潭般,目光灼灼逼人,面色沉静如水。伙计加快脚下的步伐迎过来,周夫人不见的消息,只有嬷嬷和周明悦知晓。如意绣坊的伙计和绣娘不知晓,嬷嬷借口周夫人在大宝寺住几天,替周明悦祈福,能找到一位如意郎君。

    林冬娴快速的走进屋去见周明悦,伙计心翼翼的领着周明沐把马车系好。苗氏四处看看,确定后面没人跟着她才出来,走到刘兴跟前,他立马板着脸:“怎么那么慢才出来,你是不是想让我闹到林家人跟前,把你女儿的丑事抖露出来,你才高兴?”

    谅苗氏也不敢,住在镇上,谁还想回到清平村,花蕊又不傻。苗氏抬高下巴,冷笑一声,眼里迸射出冷冷的寒光:“我出来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以后你就不要来了。我们花蕊跟你没有半关系,你要不嫌丢人,大可以去林家闹。”才两天,苗氏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为何会这样?

    刘兴心头一紧,眼中闪过惊诧:“你什么,你当真不管花蕊的死活,让我闹到林家人跟前?”“对呀,你要是有胆子,你就闹,最好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这样才好呢!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花蕊肚里的孩子没了,这下,你就算破天,也没人会相信你。”苗氏双手紧握,指甲都陷进手掌心中,若是早知道刘兴会贪心不足,她就不用把五百两银票给他。

    还不如直接让花蕊把肚里的孩子弄没了,可惜了五百两银子,苗氏心肝疼的厉害。刘兴闻言,怒火快要眼中喷出来,仿佛要把面前的苗氏烧为灰烬,她在胡什么。花蕊肚里的孩子没了,怎么会没了,林家不可能连五百两银票拿不出来,她们娘俩肯定算计好了。

    要是孩子没了,他就没办法威胁她们了。可恶,刘兴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掐住苗氏的脖子:“你以为这样我的话没人信了,是不是?”“这里是镇上,你要敢闹,就跟我一起进去闹,反正花蕊肚里的孩子没了,我们什么都不怕,会跟你斗到底。你在村里什么名声,你也知道,谁会相信你的话。我劝你,拿到五百两银子就可以了,不要恬不知耻,还要钱。”

    苗氏朝刘兴吐了两口唾液,给他五百两银子够可以的了,还想再要,门都没有。“你回去告诉花蕊,让她等着,我们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敢算计我。”刘兴猛地松开手,苗氏没站稳跌倒在地上,耳边还回想着刘兴的话。面色苍白的跑进屋,心砰砰直跳,刘兴接下来会不会真的找上门,或者他能想什么样的法子来对付花蕊。

    从苗氏口中听到这些话,花蕊仿佛没事人一般,苗氏舔了舔嘴唇,担忧道:“蕊儿,你刘兴他接下来会怎么办?”“娘,你别听他胡,孩子没了,他还能用什么来威胁我。你就别自己吓唬自己,再他有了五百两银子,够他用一辈子的了,怎么可能还会再来。”花蕊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可苗氏总觉得不安生。

    周明悦见到林冬娴过来,一没注意,差儿跌倒在地上,被林冬娴及时的搀扶住,“你呀,心,我这不来了嘛!”“好姐姐,你就别我了,山匪到现在都么我送信,会不会我娘已经被他们给杀了?”周明悦昨天一夜都没睡着,一闭上眼就会想到周夫人,不知道在哪里,有没有受苦?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

    “你去把嬷嬷叫进来,我有话要问她。”林冬娴沉着声,昨天没见到嬷嬷,好多细节她想想,总觉得不对劲。很快在周明悦的带领下,身后站着一位老夫人,五十左右,面容方正,矮胖的身子穿的是蓝色的褂子,灰白相间的发鬓带了一支木钗,看上去精神不错。

    细细看,会看到她眼眶通红,“见过林姑娘。”“嬷嬷不用多礼,你能跟我细细昨天的事吗?”林冬娴轻柔的声音传过来,嬷嬷立马头道:“好,林姑娘。昨天我跟夫人从大宝寺出来,太阳慢慢落山了,等我们坐上马车后,车夫就开始赶车,一路上颠簸不断,我跟夫人就对视一眼,觉得不对劲。

    来的时候,一路上平坦,为何回去会如此颠簸?待到我掀开车帘,车夫已然停下马车,快速的跳下马车,跑的无影无踪。马车周围有十几个彪悍的男子将我们团团围住,当时我就害怕的不行。夫人一把接过车上的马鞭,用力的抽打马车,没想到马车一动也不动,原来其中的一个山匪把刀子插在马的右腿上。

    再等我睁开眼睛,夫人早就不在我身边,马已经死了,倒在地上。马车内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我就一路上跑回来,告诉大姐。都是奴婢没用,没保护好夫人。”嬷嬷低着头,满心的悔恨,双拳紧握,那些山匪太可恶了,把夫人给掳走了。不敢去报官,传扬出去,要是夫人再回来,可怎么面对她们?

    被山匪掳走了,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女子最重视的就是名节,传出去,周夫人将来就不要出去见人了。嬷嬷悔恨的瘫坐在地上,两行清泪布满脸上。山匪没来送信,也没有抓嬷嬷,看来目标很明确,就是周夫人。

    “嬷嬷,车夫是你们雇的,还是?”林冬娴皱着眉头问道,从嬷嬷话中,最大的嫌疑就是车夫,他估计被山匪收买了,才会把周夫人带到山匪约定好的地方。嬷嬷头:“嗯,惯用的车夫这两天生病了,没办法,我就去集市上雇佣了一位,没想到他居然跟山匪勾结,陷害夫人。”

    这就对了,看来他们蓄谋已久,一定要把周夫人掳走。“嬷嬷,你先下去歇着吧!周夫人失踪的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林冬娴再三叮嘱道,嬷嬷连忙头道:“林姑娘,老奴知道,老奴知道,绝对不会让别人知晓。林姑娘,求求你了,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们家夫人,她还年轻……”

    哽咽的不出话来,林冬娴给周明悦使眼色,她扶着嬷嬷离开后,没多久周明悦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姐姐,怎么办?”周明悦毫无头绪,满脸焦急。林冬娴拉着周明悦坐下,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着急也没用。轻声问道:“妹妹,嬷嬷可信吗?”不是她疑心病,不能放过任何可能。

    如果嬷嬷跟山匪勾结呢,林冬娴锐利的目光落在周明悦的身上。“嬷嬷是我娘的陪嫁嬷嬷,一直跟在我娘身边,应该不会跟山匪勾结,伤害我娘。除非她被人威胁了?”一想到这个念头,周明悦霎时红了眼眶,要是连周夫人身边的嬷嬷都不可信,那她还能相信谁?

    一夕之间变化这么大,这到底怎么了?林冬娴略思一忖,“妹妹,你先别着急,眼下我不过怀疑,还没有真凭实据。你且找个人细心留意嬷嬷的一举一动,若是有什么可疑之处立即告诉你,你要心里有数,对她有所防范。眼下你就在屋里待着,我去金府找金老板。”要真的嬷嬷跟山匪勾结,周明悦最好的法子就是按兵不动,她去金府找金奎夜想办法营救周夫人。

    早一天把周夫人救出来,她就少一分危险。周明悦一颗心惴惴不安,惶恐的头应了声。娘,不管你在哪里,一定要平安,我会在家等着你回来。金府的管家面色一沉,听完林冬娴完后,片刻才低声道:“林姑娘,上次派去给老爷送信的人还没回来?

    估计在路上耽搁了,现在我马上就启程去找老爷,告诉他周夫人失踪了,让他尽快的赶回来营救。”“管家,那就辛苦你跑一趟了。”林冬娴直起身子,眯着眼缓缓道,接着从衣袖掏出一张银票递到管家跟前。吓得他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林姑娘,这是我分内的事。老爷临走前叮嘱的,若是林姑娘有事,尽管吩咐便是。”

    周夫人不见了,看来有人出手了,她在镇上并没有什么根基,只有金奎夜。他兴许能查到在路上拦住周夫人的山匪,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若是为了钱财,现在应该送信到如意绣坊,可他们一直没动静,突然让林冬娴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才匆忙的赶来金府。

    林冬娴环顾四周,等管家离开后,她跟周明沐才驾着马车回去。“冬娴,到家了。”周明沐低沉的嗓音从外面传过来,马车缓缓的停下,周明沐伸手搀扶她下马车,跳下马车后,周明沐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面色阴晴不定,看不出他的心思。

    在屋里实在坐不住,林冬娴跑出来走到周明沐跟前,他正低头擦拭着手里的弓箭,晚上他要去后山打猎。周明沐抬起头微微笑道:“冬娴,你快进屋歇着。”“我睡不着,明沐,你周夫人真的被山匪掳走了吗?”林冬娴轻咬嘴唇,满脸迷茫的开口。

    周明沐微微挑眉:“冬娴,山匪没有来送信,明他们在乎的不是钱财,而是周夫人的声誉。若是我没估计错的话,下午镇上就会传的沸沸扬扬。”这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山匪贪财,却没去如意绣坊送信,嬷嬷毫发无损,足以明其中必定有内情。

    林冬娴仔细的思量,他的有道理。突然一个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明沐,会不会是魏国祥?吉祥绣坊的魏国祥?”林冬娴激动的颤抖着,“一定是他,一定就是他跟山匪勾结起来,把周夫人掳走了。”越来越肯定她心里的想法,魏国祥,周明沐没吱声。

    在林冬娴以为他不会出声时,身边响起他低沉暗哑的嗓音:“冬娴,若真的是魏国祥,我们不过是平民老百姓,如何能斗得过他?你别忘记了,他是县太爷的舅子,我劝你,这件事最好不要管。你做的够多的了,去金府告诉金管家,让他去找金老板,够可以的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记得收藏本书。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www.lardlung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