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 全本其他类型 > 林门娇全文阅读
林门娇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开户送彩金:林门娇无弹窗 正文 194 斗法(二)

    田夫人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一眯,“等等,易夫人,静儿胎位不稳,大夫让她卧床静养,难不成你信不过我能照顾好她。”

    “田夫人哪里的话,早就听田夫人贤良大度,对庶子比对嫡亲的儿子还要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静儿从被我给惯坏了,就怕给田夫人添乱,还是让我带回府去,也给田夫人省不少麻烦,你是不是?”魏氏上下动动嘴皮子,衣袖中涂满豆蔻的半寸长的指甲直掐掌心,她一个商妇也敢在她的面前放肆。

    田夫人心中的那股怒意忽然一下子涌上心头,眼里的狠厉差儿就要遮掩不住,不过她到底还是飞快的掩饰好了,柔柔一笑道:“易夫人,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反正田元庆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不过是个庶子,若不是田老爷再三交代,她还赖得接受这个烫手山芋,就让魏氏把她带回去好了。

    她尽力挽留过了,田夫人笑眯眯的坐着不话,端起茶杯喝了几口。嬷嬷得到魏氏的眼神示意,在管家的带领下去见易静,没多久,嬷嬷神情严肃的走到魏氏跟前,在她耳边声嘀咕几句。

    这个死丫头,有了婆家就忘了娘家,魏氏还不是为了她好?这个田夫人一看就是不好相处之人,她偏偏还要赖在田府不肯跟她回易府。田夫人瞧着嬷嬷和魏氏的脸色,大概知晓了易静不肯离开田府,跟田元庆分开。还别田元庆哄骗人的手段了得,堂堂县太爷的嫡长女被她的庶子玩弄于鼓掌。

    魏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又如何,瞬间田夫人心头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了。魏氏不开口,她也赖得搭理她,要是魏氏回去让易明成找田老爷的麻烦,那她就真的太愚蠢了。不顾易静在田府的死活,只要她作出的出来,那就别怪田夫人撕破脸皮。

    魏氏忍着胸中的怒火,转眼露出笑脸来,“你瞧这孩子,非让我亲自去见她,田夫人,我就不陪你了。”“管家,快带着易夫人去二少奶奶的院子。”田夫人笑盈盈的吩咐道,魏氏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嫣然的笑容抬脚离开了。等她走后,田夫人瞬间拉下脸来,“你去店铺找老爷,把易夫人上门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

    田老爷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田夫人的意思。丫鬟飞奔领命离开了,田夫人回头望着魏氏离开的背影,笑意不达眼底。没想到魏氏能忍下心中的怒火,亲自去见易静,真是慈母,想到这里,田夫人真想找个无人的地方哈哈大笑三声。

    嬷嬷推开门让魏氏走进去,魏氏一转身:“嬷嬷,你就在外面等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她要单独跟易静话,这个死丫头到现在还没看清楚,田夫人不是好相处的人,要是不提醒她,怕是还被蒙在鼓里。易静正在躺在床上,睁着两只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魏氏开口打断她的思绪:“静儿。”

    轻轻的叫了一声,瞬间让易静回过神来,掉过头来惊喜道:“娘,你怎么来了?”满脸的欣喜,魏氏能亲自过来看她。刚才嬷嬷的她不是没想过,就这么跟着魏氏回去,一走了之,可田元庆回来怎么办?

    她放不下田元庆,他跟易静了,若是她在府上,顾忌她身后易府的势力,田夫人不敢对她怎么样,另外对田元庆也会有好脸色。在没有娶易静之前,田夫人对田元庆有多不好,吃不饱穿不暖,更别身边有贴心的厮伺候,她光是想想就觉得心肝疼的厉害。

    她从就被魏氏宠溺着,吃穿都是上等,想要什么只要跟魏氏一声,很快嬷嬷就会送到她跟前。她过的那么幸福,转念一想身为庶子的田元庆受的苦,就忍下心中的念想,拒绝了嬷嬷,没想到如今魏氏亲自到她跟前来。还以为她让魏氏伤心,不愿再见她呢!

    猛地从床上爬起身,伸出手臂亲昵的搂着魏氏的细腰:“娘,静儿好久不见你了,好想你啊!”魏氏温柔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你啊,让娘你什么好,不是都跟你了,让你跟田元庆在外面住,怎么又跟着田夫人回来了?她要是敢硬来,我给你的陪房还有丫鬟都是死人,难道不能去易府请我过来?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记到心上去,你要知道,你如今回来养胎,要多久才能离开,又或者这辈子都不能再离开田府了,你知不知道啊!”着魏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松开易静,易静眼中露出一丝惊慌,浅笑道:“娘,没你的那么严重,母亲了,我什么时候想要离开,随时能离开。

    再,我现在不是怀着身孕,大夫胎位不稳,要卧床静养,我总不能出嫁了,还回去娘家给娘添麻烦,是不是?”田夫人和田元庆都对她保证过,偏偏魏氏就是不信,她能有什么办法。

    “你是娘生的,怎么会给娘添麻烦,算了,你既然不想回去就留下。对了,我给你的陪房和丫鬟去哪了,到现在我都没看到她们?”魏氏直起身子,眯着眼扶着易静躺好,她本来准备让魏嬷嬷留下来照顾易静,毕竟她刚有身孕,加上胎位不稳。

    担心田夫人会动手脚,转念一想,易静出嫁时,她精心为了挑选的陪房还有丫鬟们怎么都不见了。从她刚踏入院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会才回过神来。易静乖巧的挽着魏氏的手臂,撒娇道:“娘,我把你们留在外面,没带回府。”

    刚完,身子就被魏氏猛地一推,推完还有些懊恼,易静还有身孕,不过太让她失望了。“为什么留在外面,不带回田府,那可是我精心给你挑选的人,她们的卖身契都在我手中,必定会用心伺候你。可你倒好,居然把她们都留在外面,你让我你什么好?

    被田元庆三言两语就骗的团团转,我怎么生出你这么蠢的女儿?”魏氏气的伸出手指用力的戳着易静的额头,若不是看在她有身孕,早就伸手打她,给她厉害瞧瞧。在娘家可以胡闹,但到了婆家,什么都变了,身边若是没有可用之人,你就犹如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易静嘟着嘴反驳道:“娘,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啊!我不是回来的匆忙嘛,再你给我的丫鬟都不是个好的,因为我有身孕了,一个一个就不得了,惦记着庆哥哥,要爬上他的床,做姨娘。若不是庆哥哥心里有我,怕是都让她们得逞了。要是依照我的性子,我真想把她们都给杖毙了。

    亏得庆哥哥拦着我,要给腹中的孩子积德,我才把她们都给发卖了。还想着什么时候让娘把她们的卖身契给烧了,正好娘问起来。我真的害怕她们再想出什么坏主意来害着我和孩子,所以就把她们都留在外面,娘,你消消气,别生气了,好不好?

    气坏了身子不值当,你肯定不知道她们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两面三刀的人,不过你看都被我给解决了。”易静得意的扬唇,抬起下巴,高傲的如同一只开屏的孔雀,正等着魏氏夸她。魏氏气的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那么愚蠢。

    这个时候魏氏不禁后悔起来,没有早些的教易静如何管理后院,还有府上的中馈之事。让她那么单纯,轻而易举的就被田元庆给骗去了。如今怕是什么都晚了,多无益,“这样,静儿,既然你不肯跟我回去,我就把魏嬷嬷留在你身边伺候你。

    她是我身边的老人,一言一行代表着我,若是府上有人对你和孩子不利,她能帮你。”魏氏不舍的反手轻拍易静的后背,她还没意识到严重性。田元庆能把她骗的还未出阁就**,有了身孕,足见他不是个正人君子。若是正人君子,就应该请媒婆上门提亲,越想魏氏越是后悔,当初怎么就松口答应这门亲事。

    宁愿把易静腹中的孩子打掉也好过她现在稀里糊涂的被人糊弄,魏氏就算再精明,可易静偏偏听不进去。“娘,魏嬷嬷在你身边伺候多年,怎么能留给我?娘,你还是带回去,放心,母亲和庆哥哥都会我很好,你就别担心我和孩子,还是早些回去。

    父亲是不是还天天去连姨娘的院子,娘,你要多长几个心眼,万一哪天连姨娘有身孕了,我怕父亲对她的宠爱就更盛了。”易静狡黠的笑着,这个时候她还反过来关心魏氏,她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随后板着脸严肃道:“静儿,就这么定下来,魏嬷嬷留在你身边伺候你,不许再了。

    另外你放心,连姨娘她死了,不用你操心我,你眼下就安心的养胎,平安的生下孩子。要是有什么事,就让魏嬷嬷去找我。”易静满肚子拒绝的话都咽下去,她知道魏氏为她好,重重的头:“嗯,娘,你就放心,我会好好的。”没人敢欺负她,田府的人巴结奉承她还来不及,哪会对她不好。

    魏氏就是太担心她才会这么心翼翼,魏嬷嬷心头一震,满目诧异,魏氏居然把她留在易静的身边,让她待在田府。“嬷嬷,你是我身边的老人,我信得过你才会让你留下来。若是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事,立马去通知我。另外静儿现在被田府的人哄得晕头转向,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待会回去我再派几个丫鬟过来给你搭把手,等静儿平安的生下孩子,你再回到我身边。我只有静儿这么一个女儿,嬷嬷,我就把她交给你了。”魏氏面上泛起担忧之色,魏嬷嬷眼中泛着荧光:“夫人,您尽管放心,有老奴在大姑娘身边,没人敢动她分毫。”

    “有你这么,我就放心了,回头我就让你的孙女到我身边先做二等丫鬟。”魏氏嘴角勾起一丝微笑,魏嬷嬷低头应下。并不是她不信任魏嬷嬷,而是田府的人太过于狡诈,她不得不防。以防魏嬷嬷被田府的人收买,她提前把魏嬷嬷的孙女放在身边,好让魏嬷嬷知晓轻重。

    若是她一不下心,可要当心她身边的孙女,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她处死。魏嬷嬷跟在魏氏身边多年,对她的脾气秉性非常了解。眼下她只有含泪答应的份,心脏揪紧,望着魏氏离开的背影,眼中一片寒凉。田夫人一直在大厅坐着,田元庆被田老爷给叫回来,魏氏好歹也是他的岳母,眼下正坐在田夫人的下首。

    见魏氏走过来,快速的起身迎上去,田夫人瞧着他的样子就觉得浑身气不打一处来。田元河还没成亲,田老爷就不顾长幼有序提前让田元庆成亲,当初她死活不答应,起码要等田元河成亲之后再。偏偏易静有了身孕,她只要咬着牙答应分府,应下这门亲事。

    她让媒婆去给田元河挑选合适的姑娘,到现在都还没消息。还不都是顾忌田元庆身为庶子却娶了易明成的嫡长女,都害怕女儿嫁过来长媳难为,跟易静相处不好。每每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让田元庆和易静从她面前彻底消失。还有树和林志妙,田老爷对他们夫妻俩关心的似乎有些过头了,李管家被赶出府。

    按理来,李管家就树一个傻儿子,应该让他跟着一起离开,给他养老送终。可偏偏田老爷把他们留下来,先前传言田老爷跟李管家的媳妇关系暧昧,会不会树是田老爷的儿子?想到这里,田夫人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内衫贴在背上,湿答答的难受。

    易明成愤怒的拍着桌子,茶杯被震的咣当直响,还飞溅出几滴茶水。底下跪着的衙役额头上的汗珠从细细密密一层细汗变成滚珠大的汗珠,顺脸而流。硬着头皮颤抖着身子:“老爷息怒,老爷息怒,奴才这就再去对林志平严刑逼供,就不相信他不老实交代出连姨娘的下落!”

    易明成的厉害他再清楚不过,可偏偏林志平的骨头太硬,怎么打都不肯,他着急的不行。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记得收藏本书。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www.lardlung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