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 全本其他类型 > 林门娇全文阅读
林门娇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娱乐登录:林门娇无弹窗 正文 225 离家

    林志平驾着牛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镇上赶去,林清和站在月光下目送着孩子们离开,心头有太多的不舍,要是可以的话,他宁愿跟孩子们一起离开。可他还是放不下赵氏,不愿意让她孤零零的留在清平村,等他老了,不能动了,就只有离开了。

    把林志文夫妻俩送回家后,在牛车上的吴氏再次问起周明沐,林冬娴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娘,我说了明沐出去有事了,要过两天才能回来?”林轩还坐在牛车上,吴氏话到嘴边又忍住了,没问起林冬娴什么时候启程去京城?生怕林轩开口应承下来,要跟她一起去京城,那就不妙了。

    接下来吴氏就闭目养神,不再提起周明沐,林冬娴倏的松口气,林轩斜眼看着她半晌,牛城很快就停下来,林志平率先送牛车上跳下来,掀开车帘让吴氏等人下来,吴氏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走下了,待林轩把林冬娴牵下牛车。林志平连忙皱眉催促道:“冬娴,你这两三天跟我们一样累坏了,快回去歇着。明早我去如意绣坊帮你请一天的假,你就什么都不要想,在家好生歇着。”

    吴氏瞪了他一眼,眼角仿佛挂了一层冰霜,他倒会关心闺女。林冬娴别过脸,装作没看到吴氏的神情,眼睛闪亮的摇头:“不行,爹,明天姑娘们就要来刺绣馆报名,我要是在家歇着,我担心你们忙不过来。”她这么一说也在理,林志平刚要开口,被吴氏一记冷眼横扫过来,算了,他还是把牛车赶紧去再说。

    林轩狭长的双眸倏的闪过一丝心疼,道:“冬娴,你别管明天刺绣馆的事,这不是我在家,你就别管那么多,听爹的话,在家好好歇着。”伸手就走到林冬娴背后搂着她,带着她一起回家去,吴氏懒懒一笑,转身进屋去了。林冬娴忙着刺绣馆的事,顺便等着周明沐,等了两天他还是没回来。

    失落不免涌上心头,周明沐说话不算数,都过了五六天还没见他的人影,他到底出去做什么了?吴氏昨天又催促她早些去京城,把信送到表舅手中,另外把属于他们的家产拿回来。她在屋里来回走动着思考,如意绣坊她跟金夫人说过了,这两天就没再去。

    倒是周明悦昨天借口到刺绣馆帮忙,跟金夫人好说歹说才有一天的闲暇时间,准许她出门。她偷偷凑到林冬娴跟前,在她耳边小声的嘀咕几句,要跟她一起溜去京城。林冬娴笑而不语,没理睬她,开玩笑,她并不是真的去京城游玩,有要紧的事。

    她还想去顾氏坟前上一炷香,烧些纸钱告诉她,她现在过的很好,让她在九泉之下安心。人一旦有了小小的念头,就会在心里慢慢的成长,最后长成参天大树,当然林冬娴也不例外,她决定了,不再等周明沐回来,什么都不留下。一封信都不给他留下,谁让他那么讨厌。

    吴氏得知林冬娴下午就要离开去京城,诧异的张大嘴巴,努努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背,让她保重好。“娘,那我走了。”既然吴氏什么都不说,那么她就别耽搁,早些回去收拾东西,尽快上路,早去早回。

    “等等,冬娴,你一个人上路,我实在不放心,要不然你去找金老板,让他派两个人跟你一起去。”吴氏揪着心上前握住她的手,这倒可以,只是她不好再去麻烦金奎夜。

    就随意点头敷衍她,吴氏认真道:“冬娴,另外你见到你表舅,让他先把钱财给你,你再把我写得信给他。还有拿到钱财,就尽快离开,不要再待在京城,我担心万一,我说万一,你表舅会反悔。”再附耳在林冬娴耳边,说了吴守宪的身份,林冬娴张大嘴巴,许久没合上。

    平伯侯府世子吴守宪,她说怎么那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仅仅听说过,对他的为人不清楚。到了京城首先要暗地调查一番,才能找上他。可是她就这么去找吴守宪,万一他不承认,或者收了信不肯把钱财给她,非要见到吴氏的面才肯给她,这可如何是好?

    不能听信金奎彪的一面之词,还没去京城,林冬娴心情就莫名的有些沉重起来。既然决定去,就不能退缩。“另外冬娴,要是你表舅对你不利,你就拿着这支金钗去城南的陈记酒楼,把他给掌柜的,他看在我的份上,会帮你的。”十多年过去了,吴氏不确定陈记酒楼是否还在,若是不在的话,她就没别的办法了。

    但愿还在,又或者她想多了,吴守宪不会这么言而无信。吴氏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林冬娴伸手打断了,“行了,娘,别说了,我都知晓,若是有可能的话,我会沿途留意是否有二姐的消息。”林莲失踪了,吴氏一直默默的担心,不知道她眼下在何处,过的好不好?

    吴氏轻轻的颔首:“好,冬娴,那就辛苦你了,早些回来,娘在家里等着你。等明沐一回来,我就让他追上你。”慢慢的松开林冬娴的手,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吴氏眼睛发热,眼泪含在眼眶里,很快就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想着还要去应付姑娘们,她不能红着眼眶,赶忙擦拭眼角的泪水,对着铜镜打扮一番,用粉底遮掩住。

    林冬娴出了刺绣馆先去绸缎庄买几身男子的衣裳穿着,她不能穿着女子的衣裳出去,避免惹人注目。一个女子出门在外多有不便,穿着男子的衣裳会方便许多,回家换好后,在铜镜面前看着,眉清目秀的还挺不错的,越看越觉得可行,她就这么上路。

    背着包袱,再三摸摸怀里的银票,去镇上买一辆马车,这就准备去京城。吴氏没把林冬娴去京城的事告诉林志平,林轩昨天去私塾了,虽说他好奇的过来试探吴氏的口风,奈何吴氏一问三不知,最后他只得作罢,接着会私塾继续读书。吴氏提起让他出去走走,他会考虑考虑,没当场答应下来。

    等忙完刺绣馆的事后,她还要去林志文家看看林志妙。林志平今天去帮林志妙搬家了,小树倒是高兴的不行。赵氏不在家,他就不敢碰林志妙,生怕伤着肚里的孩子,倒让一边瞧着的花氏笑的合不拢嘴。

    林志妙恼火的瞪了他一眼,面对花氏有些抬不起头来,甚至不想搬去他们家,最后林志文和林志平兄弟俩不由分说的就让小树收拾他们的衣裳准备搬家,林志妙一个人拗不过他们,只好低头不吭声。吴氏因着刺绣馆不少姑娘来,就算有春玉、白氏等人帮忙,她还是忙不过来,时不时会有人过来咨询。

    出了城,林冬娴一边驾着马车,一边回过神来,她根本就不认识林莲,这可怎么办?早知道就问问吴氏,林莲有没有什么胎记或者明显的特征,能让她一眼就认出来。现在回去再问吴氏,又要浪费一天的时间,还是继续赶路。兴许她在路上遇不到林莲,如此一想,她就心安理得的继续甩着手中的马鞭继续赶路。

    连着赶了两三天的路,林冬娴太着急了,以至于染上了风寒,这几天就先停下来在客栈休息,等身子养好了再继续赶路。一个人在外,要注意身体,爹娘鞭长莫及,照顾不到她。林志平焦急的盯着吴氏,“你说我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理睬我,冬娴和明沐去哪了,怎么没跟我们说一声?”

    来回在屋里走动,越走越是心烦,“不行,倩影,我要去报官!”林志平顾不上吴氏开口,他转身往外走去,“你等等,冬娴和明沐出去有事了,再过几天就回来,不用你去报官。”林志平站着不动,吴氏起身拉着他的手背,生怕他去报官,把这事闹的人尽皆知。

    林志平略怔,迟疑道:“倩影,你没骗我,他们真的出去有事了?”怎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么不真实。吴氏信誓旦旦的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出去有事了,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不成,冬娴是从我肚里爬出来的,我还能希望他们出事不成。”这倒不至于,林志平就压着心里的忧虑,回到桌前喝杯茶压压惊。

    这让吴氏陡然松口气,但愿林冬娴能早些赶回来,眼下能把林志平拖住一日是一日,最好等到周明沐回来。再跟林志平摊牌,跟她一起催促周明沐去京城找林冬娴。“那我去街上买菜了。”林志平缓缓的起身,掸掸身上的尘土,今年刺绣馆又多收了三十位姑娘学习刺绣,中午饭要多准备些。

    他要提前一个时辰去买菜,不能再耽搁了。吴氏难得的目光中含着温柔:“那你快去,路上小心点。”“好了,那我去了。”林志平说完大步转身离开,走出门口,目光还落在隔壁林冬娴家,不由的叹口气,林冬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孩子,吴氏不担心,他担心呢!

    花氏大清早就催着林志文起床,出去街上买了排骨回来,她好熬汤给王明仪和林志妙两人喝。有两个孕妇在家,她要多费心了。先前林志平和吴氏过来,临走吴氏塞了十两银子给她,辛苦她照顾林志妙了,刺绣馆实在忙的厉害,他们走不开。手里握着十两银子,花氏别提多高兴了,笑着让吴氏放心的跟林志平离开。

    林志文拎着买好的骨头回来,花氏早就在院子里等着,大步走到他跟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骨头,去厨房熬汤了。小树回屋给林志妙倒茶,还没等她问起,就把花氏去厨房熬汤的事告诉她了。林志妙若有所思的低头,半晌抬起头说道:“小树,你去把柜子下面的钱袋子拿来给我。”

    小树哦了一声,把茶杯端到她跟前,再去拿钱袋子。林志妙抿嘴喝了两口茶润润嗓子,很快小树就拎着钱袋子走到她面前,林志妙接过后,从钱袋子里拿出十两碎银子,“小树,你去把碎银子拿给大嫂。”林志妙头也没抬的说道,手里还没停下,数着钱袋子里的银票。

    小树踌躇的望了低头数钱的林志妙,欲言又止的张张嘴,林志妙似乎意识到他有话要说,抬头问道:“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妙儿,我们还有多少钱,够不够养孩子,要不然我跟大哥出去干活,挣钱养活你们娘俩。”他早就想跟林志妙开口,先前就他在家里照顾她,担心她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所以他就留下来。

    但是搬到林志文家就不一样,有花氏照顾林志妙,他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所以他就想着跟林觉一起出去做木匠挣钱给林志妙和孩子用,家里的钱越用越少,要是不出去挣钱,将来说不定连孩子都养不起。林志妙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她没想到小树能说出这番话来,不由的多看了他两眼。

    小树见她不吱声,轻声道:“妙儿,我知道你嫁给我受委屈了,我知道我不聪明,可我会用心的跟着大哥学,我要挣钱养活你和孩子。”说着还坚定的用力点点头,满脸渴求的望着她。林志妙欣慰的伸手摸着他宽厚的手掌,手掌上没有半点儿茧子,李管家根本没让小树做粗重的活,不担心小树的诚心,就是担心小树不一定能做的下来。

    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应该答应让小树去试一试,可为什么她觉得眼角发酸,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滴落,小树见状,顾不上什么,抬手用衣袖帮林志妙擦拭眼泪,“妙儿,你别哭,都是我不好,别哭了,我舍不得。”林志妙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小树,我是高兴,回头我跟大哥说,让他带着你去干活。”

    小树惊讶的瞪着大眼睛,随后信誓旦旦道:“妙儿,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跟着大哥干活,养活你们。”林志妙笑着点头扑进他的怀里,她庆幸没有嫁错人。这么说起来,她确实要感谢赵氏,要不是她收下王婆子的钱,她也不会阴差阳错的嫁给小树。

    在外人眼里,也许小树不是聪明的人,不过只要小树对她和孩子好,踏实的跟她一起过日子,她就心满意足。花氏把小树的十两银子收下来,并没有瞒着林志文,“觉儿他爹,这十两银子你拿着,待会去送给妙儿。”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记得收藏本书。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www.lardlung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