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 全本其他类型 > 林门娇全文阅读
林门娇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娱乐登录:林门娇无弹窗 正文 253 胎死腹中(一)

    薛嬷嬷去卿姨娘的院子时,她早就跑去大厅跟平伯侯告状去了。薛嬷嬷心中大呼不好,立刻带着两个粗壮的婆子离开,去告诉薛氏。薛氏冷哼了一声,“她除了这么点手段,也没别的了。你们且下去,有我护着你们,侯爷不敢把你们怎么样。”

    这话是对着两个粗壮的婆子说的,要是连为她卖命的人都护不住,日后她还怎么管理偌大的平伯侯府,岂不是寒了下人们的心,没有人会一心一意的给她卖命。薛嬷嬷忧心忡忡的走到薛氏跟前,接过丫鬟手中的金钗,给她们使眼色,让她们都下去,她要亲自伺候薛氏,替她打扮。

    薛氏是高贵的薛国公的嫡长女,未出阁的时候在家中颇受宠爱,老国公和老夫人对她宠爱有加,没成想嫁给平伯侯,尽得不到她的半点宠爱。薛嬷嬷不由的在心里叹口气,老天爷怎么对薛氏这么狠心,竟然得不到丈夫的疼爱。

    好在她膝下还生了吴国围这个嫡长子,要是没有吴国围,她真不敢想象,薛氏该怎么支撑下去!平伯侯都位居阁老,行事还那么不受规矩,再怎么宠爱花姨娘和卿姨娘,她们都管不着,要是触碰到薛氏的底线,她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夫人,要是侯爷责怪起来,一切的责任就由老奴来承担。”薛嬷嬷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她在薛氏身边伺候多年,薛氏没少亏待她,要是侯爷真的怪罪下来,就让她来定罪,能让侯爷消气。另外薛氏更加不会亏待她的家人,她没什么好挂念的,可以瞑目。

    薛氏就不一样,吴国围还没娶妻生子,她要好好的活着,将来还要儿孙绕膝。薛氏闻言,眼中波光闪过,她没想到薛嬷嬷能说出这句话来,紧抿的嘴唇越发抿成一条钢丝般的细线。

    她还没来得及跟薛嬷嬷细说,就听到门外响起管家的声音,得到她首肯后,薛嬷嬷走到门口开门让他进来。管家还想卖薛氏一个人情,所以比较含蓄的把卿姨娘在大厅中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她。薛嬷嬷听着倒吸一口冷气,卿姨娘还真是有胆子,居然敢在平伯侯面前告状。

    后院的这些事向来都是薛氏说了算,要是平伯侯一旦插手,将来薛氏再管理的话,怕是没那么容易。她当初就应该劝着薛氏,不要那么冲动的让她带人去把花姨娘给杖毙,又或者先去卿姨娘的院子把她给杖毙了,兴许就没这么多事。薛嬷嬷如今肠子悔青了,可惜还是无济于事,眼下就等着薛氏拿主意。

    薛氏看了管家一样,他在府上多年,打的什么主意,她很清楚。她要对付的是不知分寸的人,跟管家无关。得到赏赐的管家心头被卿姨娘欺压的怨气才算排解开来,吴国围回来了,就算平伯侯要对薛氏动手,也会有所顾忌。况且卿姨娘不过是个不上台面的姨娘,使得手段他也是不看在眼里。

    他有些纳闷,你说平伯侯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被卿姨娘那么肤浅的女子给迷惑住?还是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管家从薛氏给他的赏钱中,大致可以猜测,卿姨娘所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薛氏这是在跟平伯侯斗法。哎,到头来,苦的可就是他们这些下人。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谁也逃脱不了。管家很快就识趣的去找平伯侯,薛嬷嬷把他送到院子门口,又叮嘱了他两句,才放心的准备回去陪薛氏,看看能不能想想什么好办法,把眼下平伯侯这一关给过了。就在她要转身之际,一个穿着紫红色衣裳的小丫鬟急忙忙的跑过来,贴着她耳边嘀咕了几句,瞬间薛嬷嬷的脸色阴沉下来:“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同时在脑海中思索这丫鬟到底是哪个院子的人,她回头有空再去找她。薛氏冷冷道:“薛嬷嬷,你说的可是真的?”“夫人,自然是真的,我相信她不敢胡说,必定是真的。卿姨娘是什么样的人,您又不是不知道,只是侯爷这次居然不顾礼数抱着卿姨娘,让夫人情何以堪。”

    薛嬷嬷轻轻的拍扶着薛氏的后院,希望她不要生气。这么多年都风平浪静的过来,为何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平伯侯让薛氏下不来台?“嬷嬷,你说当年我若是不求着父亲执意要嫁给侯爷,一切会不会不一样?”薛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脑海中倏的划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薛嬷嬷吓得后背直冒冷汗,赶忙朝屋里的丫鬟们使眼色,让她们都下去。要是再不让她们出去,她不知道接下来薛氏会不会再说出什么令她们震惊的话来。丫鬟们关上门离开后,薛嬷嬷柔声劝道:“夫人,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您要想着该怎么为少爷谋划。”

    她不应该放任薛氏由着自己的性子处置花姨娘,也怪她,谁让她亲自带人去把花姨娘给杖毙了。“夫人,要不然这样,您让奴婢去侯爷面前一力承当,所以的错都是奴婢犯下的,跟您没半点关系。眼下您就别跟侯爷斗气,反倒是便宜了卿姨娘。您凡事要多冷静,想想少爷,您不能……”连累吴国围不得平伯侯的喜欢,本来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就有些僵,要是再生事端,她担心平伯侯会因此对吴国围生了怨恨。

    薛氏笑了一声,笑声很轻,却跟惊雷一般砸在薛嬷嬷的心坎上,把她惊得脸色煞白,浑身发抖。跟在薛氏身边多年,她还从未见过薛氏如此,看来是被平伯侯伤的不轻。你说平伯侯怎么那么拎不清,一把年纪了,还作出如此荒唐的事。要是传出去,都察院的御史们绝对不会放过他,就等着抓他的错处呢!

    “嬷嬷,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当初不应该一门心思的想着嫁给他。他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答应娶我?娶了我,又不好好的珍惜我?还连累了国围,这么多年,要不是为了国围,你以为我能忍下去?任由他在府上胡来,那些姨娘一个一个抬进门,你可见我说个不字,对她们下毒手?

    可她们偏偏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还妄想生下庶子来威胁国围的身份。我不想跟她们结怨,她们偏偏要触犯我的底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嬷嬷,你不需要去给我顶罪,你是我身边的老人,当年从薛国公府带来的陪嫁,没几个人了,你要是离开了,我日后该找谁说心里话。

    所以嬷嬷,这些话日后千万别再说了。我要是不能护你周全,这个当家主母这么多年就白做了,你信我的话,别冲动。”薛氏越说越冷静,脸上还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这么多年,要是她还没有想明白,男人最不可靠,别对他们抱有幻想,只有儿子才永远不会背叛你,身上流着你的血液。薛嬷嬷听的心惊肉跳,没成想薛氏能说出这番话来,她真的想要去给薛氏顶罪,毕竟这件事由卿姨娘捅到平伯侯面前,就不再是件小事。

    其实薛氏之所以让薛嬷嬷带人去把花姨娘和卿姨娘杖毙,就存了跟平伯侯斗法的心思。眼下他一点情面都不顾,那她没必要再对他客气。卿姨娘不过是个下贱的姨娘,他现在对她如此的宠爱,不是让她这个当家主母的脸上无光。薛嬷嬷欲言又止的望着薛氏,被她伸手止住:“嬷嬷,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不想听,你出去让我歇歇。”

    管家此刻已经在卿姨娘的院子对着平伯侯禀告,平伯侯脸上平静无波,可熟悉他的人却知晓,他正在动怒,越是平静就越是说明他内心有多气愤。管家在心里不由的怨恨起薛氏来,你说她放着好端端的当家主母不做,非要来撩拨花姨娘和卿姨娘做什么。那不过是无子的姨娘,就算再得平伯侯的宠爱,也不会越过她。

    怎么就在关键时候想不明白,他也只能在心头叹气,为薛氏感到不值得。瞧着平伯侯对卿姨娘的宠爱,日后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睚眦必报的卿姨娘,在府上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为了卿姨娘,平伯侯连薛氏都能动手,更何况是他,越想越是害怕。..

    要是这次卿姨娘真的侥幸赢了薛氏,那都是依仗平伯侯对她的宠爱,日后怕是整个侯府的风向都变了。卿姨娘闻言,眼角微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管家:“侯爷,妾身先前曾经听花姨娘说过身子不适,想要回院子歇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要不然让府上的大夫给花姨娘诊治诊治,看看是不是她故意说谎骗夫人。”

    管家立马低头不语,平伯侯紧抿的嘴唇俱是寒意,“哦,还有这事,管家,你还杵着干什么,没听到卿姨娘的话,把大夫请过去瞧瞧。”得令的管家忙不迭的转身跑出去,这一着急,就忘记了门槛,重重的摔了一跤。卿姨娘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平伯侯似乎被这笑容给感染了,眉宇间多了几分轻松,屋里伺候的丫鬟们才算暗自松口气。卿姨娘真厉害,平伯侯对她真是言听计从,日后她们要越发仔细的伺候她。管家听完大夫的话,冷汗流了一脸,顺着脖子溜进背上,溜进胸前,浑身还打了个寒颤。

    他就应该知晓,卿姨娘让他干的不是什么好事。必定不怀好意,敢情这是把他当枪使。薛氏早晚会知道,他眼下该如何是好,大夫还有满院子的下人都瞧着,尽管在心头把卿姨娘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是硬着头皮带着大夫去找平伯侯汇报。卿姨娘低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伸手拿着手帕擦拭嘴角,刚才平伯侯为了讨好她,亲自给她喂了糕点,这可是从未有过。

    她越发坚定,薛氏整个当家主母要做到头了。就算吴国围回来了又能如何,她就不相信,儿子还能管父亲房中之事。若是如此的话,反而会让平伯侯对吴国围更加厌恶、不喜,薛氏就越会狗急跳墙,到时候得利的还不是她。平伯侯放下手中的茶盏,轻咳了两声,“怎么,还把大夫带来做什么?”

    难不成花姨娘的确身子不适,管家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夫,大声道:“见到侯爷,还不赶紧一五一十的说了。”大夫颤颤巍巍的作揖道:“启禀侯爷,花姨娘,花姨娘,她她她……”接下来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不说是死罪,说出来更是死罪。

    他之所以把管家拉到边上瞧瞧的告诉他,就是希望他能想想办法,别把这件事捅到侯爷面前。他倒好,现在板着一张脸,难不成要他说实话?管家此刻真恨不得今日告假不在府上,那么这样,就不用在这里如此尴尬的站着。卿姨娘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带着大夫去给花姨娘诊治,一个死人就算有天大的病又能如何?

    可惜谁曾想花姨娘居然有了身孕,卿姨娘分明就是知晓内情,在挖坑让他往下跳。偏偏他又无法拒绝,谁让平伯侯这尊大佛坐镇,对她不说言听计从,但总不至于连这点小要求都会拒绝她。平伯侯板着脸:“花姨娘到底生的是什么病,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夫,难道还看不出来?”

    毫不掩饰语气中对大夫的嘲讽,侯爷养他这么多年,要是他连这点小病都诊治不出来,就没必要在侯府待下去。大夫的后背早就出了一层冷汗,被平伯侯这么一说,只能实话实说。花姨娘有身孕的事好不容易让平伯侯知晓,她现在就只管等着看好戏就是。

    这么多年,府上只有吴国围一个嫡长子,庶子庶女一个都没有,她就不相信平伯侯不喜欢多子多孙。平伯侯那么聪明的人,必定会怀疑到薛氏头上,等到合适的时候,她再添把火,把他心头的怒火烧的更旺盛一些,那就妙了。薛氏,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谁让你那么心急,非要把花姨娘给处置了。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给薛氏设下一个大圈套,越想卿姨娘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记得收藏本书。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www.lardlung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