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 全本玄幻魔法 > 超级漫威副本全文阅读
超级漫威副本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拉斯维加斯手机版登入:超级漫威副本无弹窗 正文 130

    她的是这样,她爹娘的衣服就更不像样了,补丁加补丁的,破的不能再破。[www.lardlungs.com 卓越全本小说网]

    雪月儿惊讶的道:“你们怎么穿这么破的衣服!怎么不去买新的?”

    李浩摇头微笑道:“娘子,你以为每人都能像我们一样,想买就买,想扔就扔?他们能够吃饱饭,就算非常不错了!”

    雪月儿摇头感叹,忽然问道:“小妹妹,那你嫁人的时候,能不能穿这么好的衣服?”

    小米羞涩的低下头,闷头扒拉着饭粒道:“应该可以穿一件新的衣服,不过不可能有姐姐的那么新!”

    “这是真的么?这衣服才值几两银子而已!小妹妹,你怎么知道你穿不上这么好的衣服?如果哪天嫁了个富贵人家,不就能够穿上了。”

    雪月儿这下楞了神,这样的衣服,他们逃亡的一路,为甩脱杀手,不知道扔掉了多少件,没想到眼前的村女竟然在成亲的头等喜事上也无法穿上。

    小米低头头道:“我已经订亲了,小楠哥家穷,绝对买不起这么漂亮的衣服的。”

    雪月儿半晌无言,以前在街上见许多人穿得寒酸,还不以为意,从来没有没想到,他们当中的人,连成亲的大喜事,依然得穿着寒酸的衣服,不禁为他们感到可怜,眼角变得也有些湿润。

    雪月儿忽然道:“小妹妹,你想去我家做家丁吗?他们每逢过年,都会领到一件崭新的衣服,虽然没有我身上这件这么好,绝对比你们这种要好一些。”

    那老苍头,小米的爹摇头道:“谢谢这位小姐的好意,我们不会去签卖身文契的。去大户人家做活,虽然比我们在乡村要好一些,却动不动要挨打挨骂的,每日里还有做不完的活,还不如在家自由快活的多。”

    雪月儿楞楞的道:“有这回事?我怎么不清楚?”

    李浩微笑道:“人家不愿意,你就不要劝了。你若可怜她,就将这件衣服给她好了,我再为你买过一件?”

    雪月儿道:“虽然这件衣服才买一日,但总穿过的,不大好吧?”

    老苍头他们连忙摆手道:“小姐,你们这可使不得!等会你没足够的衣服穿,外面风寒,会着凉的!”

    李浩见来的时间已经有了些时日,微笑着道:“娘子,咱们衣服已经烤干了,是时候该回去了,回去肯定得弄湿,还得再换过衣服呢!”

    雪月儿道:“可是……”

    “谢谢大叔大婶,我们该回去了。如果改主意了,可以去夜香来酒楼找我们,我们只住一夜。”

    李浩一把拖过她,撑起油纸伞就走。

    “小妹妹,你如果想要新衣服,来酒楼找我们,我送你一件崭新的!我衣服多得是,有的只穿几天就扔掉。”

    雪月儿被李浩拖着走,没有用力挣,只是有些生气的瞪着他。

    直到出了小村,雪月儿才奇怪的问他:“小李,想不到你这么绝情,当初的伙伴订亲了,你就不管不顾!你这见利利忘友的家伙!”

    李浩微笑不语,雪月儿恨得牙痒痒的,伸手又想去挠他。

    李浩忙道:“你是不是又想送出几件衣服?只怕那小妹妹不会来找你!”

    雪月儿微楞,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回头望向身后的小村,笑道:“这会我想再送,也找不到人送了!”

    忽然,雪月儿又奇怪的问他:“夫君,你怎么只聊一会,就着急着要走?”

    李浩悠悠的道:“我下午还得去祭拜祖父呢,哪有时间拖延。办完事,就得赶紧走!”

    雪月儿不再说笑,问道:“你爷爷对你很好吗?为什么以前问你,总是闪过不想提?现在总能给我讲讲吧?”

    李浩回忆起童年的那段辛酸时光,长叹了口气,没有再推辞,慢慢向雪月儿道来。

    他家世代为贼,他爹从他神父那习得偷技之后,技艺较佳,青出于蓝,很少失手,日子也过得丰润。他爷爷就暂时封技休隐,用积来的银两在一座小村庄中买了点田产度日。

    渐渐的,他爹恃技而骄,竟然色胆包天,从大富人家偷来一位大小姐,背回家当妻子。

    那富翁失了银子与女儿,雷霆大怒,立即去官府报案,悬赏缉拿,他爹只得带着他偷来的娘远走他乡。

    那位千金小姐一路担惊受怕,本就不思饮食,益发瘦得皮包骨头。数度寻死不成,渐渐变得像行尸走肉的木偶,茶饭不思,自己吃饭洗漱的甚么都不管,任由他爹折腾。

    过了一段时日,就怀上了他。事已至此,他娘也就认命了,天天跟着他爹提心吊胆的逃亡。可他们每次刚刚安顿不久,就又会有捕快闻讯一路追杀而来,逼得他们连夜奔逃。

    原因无他,刚开始那小姐对一般的粗茶淡饭,喂到嘴头都不下咽,再加上总是生病,他爹盗来的银两经不住花,只能继续顶风作案。

    他们历经艰辛,终于在盗了一大笔的银两后,逃到一座偏僻山村。而他娘,因为饿得惨了,渐渐的适应了吃一些粗粮。

    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他娘生下了他。而当他刚刚出生,他娘就难产而死。

    他爹顿时发了狂,留下一封给他爷爷的遗信,抱着他娘的尸体消失不见,至今死活未知。

    村民听到婴儿的哭喊声,见到大门洞开,赶紧把孩子送到一位刚刚生了孩子的妇人那,暂时保住了他的幸命,并将那封留着的信送了出去。

    他爷爷赶到这座小村之时,他已经在一位好心的大婶那里喝了十数日的奶-水。

    他爷爷偷东西偷了数十年,饶是技艺精通,也被人抓到过数次。自然,就挨了不少棍棒,还进过数次监牢,留下了一身的老伤。

    那些伤痛,年青时好了就不觉得有什么,到得晚年,每每发作之时,酸酸麻麻,想摸又触不到,令他痛不欲生,只能时常醉酒度日。

    他爹偷了千金小姐逃亡时,田产房产已经被查来的官府没收,他爷爷自此喝酒喝得更凶了,时常醉倒在路旁不醒人事。

    等那封遗信辗转送了过来,他顿时惊痛,神情变得清醒过来,没日没夜的赶了数日,才从一位好心的大婶那,把他抱了回来。

    然后,他爷爷就是在破庙之中,时刻醉酒与清醒,用偷来的山羊奶把他抚养大的。

    他娘在逃亡时惊吓过度,怀上他时已经是瘦的皮包骨头,怀上他后,依然是饮食难保。再加上他出生没多久,就数日变换奶-水,还时常饱一日,饥一日,又是病痛连连,李浩因此就落得骨瘦如柴的模样。

    奇怪的是,他竟然能够安然的活了下来!

    他爷爷那时已经是无家无产无积蓄,靠偷盗慢慢抚养他长大。自他懂事起,他爷爷也只能传下他这技艺,从小训练火中取栗、油中捞钱的手艺,还有制作各种迷香等等。

    为此,他小的时候,总是被人指着鼻子骂小偷儿,半夜去偷盗,也没少挨狗咬。

    有时人家丢了东西,就算没有当场抓到他们爷孙俩,也没有搜到东西,也会过来暴打他们一顿。

    他们祖孙俩只能变换地方,背井离乡。

    他爷爷在他九岁之时,再一次偷盗被抓,一顿暴打,将他打得奄奄一息。等他赶到,他爷爷趁着还清醒,就逼他发誓:宁愿乞讨,也不要再去偷盗。

    他爷爷死后,他当场就痛哭的昏了过去,周围的乡亲对他爷孙恨之入骨,都不会去帮他,他只能连拖带背,在一处山头葬了他爷爷。

    异乡新坟孤零零的,连一个来送行的都没有。

    埋葬了他爷爷,他就听从爷爷临死前的劝告,离开了这唾弃他的小镇,一路踉跄乞讨,没有再去偷东西。可怜这小镇之人基本是都认识他们,谁也不肯施舍他这小偷儿,让他数度饿昏过去。

    没人施舍,他只能去捡一些酒楼中倒掉馊饭菜充饥,爬树林中去摘青涩的野果子,没了果子就嚼苦苦的草叶子。

    总之,那时候他什么苦楚都尝了。

    一路乞讨,直到赶到夜心镇,昏迷在夜香来酒楼,遇上了好心的酒楼掌柜,收留他,让他当了一个店小二,他的生活才算变得安定下来。

    未等李浩讲完往事,雪月儿早已经变得泪眼模糊,抱紧了李浩。不敢想像,那样的生活,到底得有多苦?蝼蚁偷生,这偷生的代价未免太过惨痛了吧!换作是她,有勇气活得下来吗?

    等李浩幽幽的收住了话头,雪月儿吸了鼻气,抹掉眼睛前湿润的眼泪,柔声道:“夫君,原以为小米她家的生活,已经够苦了,没想到你的生活更苦!我以后要好好的疼你,不让你再受这么多的苦!”

    李浩微笑道:“娘子,那苦日子已经成为过去,没什么好害怕的!”

    雪月儿忽然问道:“夫君,你娘还是千金小姐,又是哪一个大户人家?咱们去拜访一下好么?”

    李浩从小就未见过他爹娘,想到这,他眼睛顿时变得模糊,摇头道:“爷爷没说!”

    雪月儿心疼的为他擦拭干净眼泪,自责的道:“夫君,都是我不好,不该提这事!”

    李浩不语,心情变得有些低落。

    雪月儿急了,摇晃着李浩道:“夫君,你就算开口骂两句也好啊,别不言语啊!”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夜心镇城中,雪月儿这一番动作,立即引来过往的路人注目,并向两人指指点点。

    雪月儿勃然大怒,娇喝道:“看什么看,滚一边去!”

    李浩两人都是华服佩剑的江湖中人,雪月儿这一声怒喝,霎时将一群胆小的吓得远远跑开,胆大的也闭嘴不言,不想招来无妄之灾。

    夜心镇太小,两人不一刻就回到了夜香来酒楼,披上雨披,纵身骑马,飞快的向着镇北方向奔去。

    越过两个小镇,记不清的小村,李浩在一座小店中勒马停下,买了一堆纸钱香烛,用数张大油纸包得严实。

    雪月儿吩咐要再买些纸马、纸房子等大东西时,李浩冷眼一瞪,她霎时哑口不言。

    随后坐在马背上才想到,要在下雨天点纸马,烧纸楼,除非先盖上一个大棚遮雨,前提还得先将纸马与纸楼等干燥无损的送到山上!

    雪月儿再一次发现,自己许多时刻,都是想到就做,这急性子,就一如当年偷偷的跟李浩出来。

    李浩现在纵马疾奔,骑在马背之上不言语,雪月儿不敢再胡言乱语,默默的陪在他身边,望着清瘦的他身子,她心里总有一种没底的感觉。

    身临其境,她总会忘记别人对她说过的,一捧沙,抓得越紧,不但不能牢牢的抓住,反而漏得更快。她的李浩虽然不大可能会漏掉,她却总有一种即将漏掉的担忧。

    渐渐行至狭窄的山林,李浩在前,雪月儿在后,两匹骏马在小道溅起片水花,两人身子与骏马擦得两旁的树枝沙沙作响,上面的雨水抖落满地。

    没过多久,两人直接骑马来到一座矮小的山头,停在一座孤坟之前。

    这座山头,离山下的小镇仅仅数里远。想想也是,当初李浩只是一个瘦小伶仃的小童,能连背带拖的把他爷爷弄出多远?

    坟前墓碑倾倒,杂草丛生,几棵矮树长起,说不出的凄凉,不仔细看,还看不出这是座坟地。

    去年离开之时,重新立起的墓碑,不知道又被哪个该死的家伙弄倒了。或许,这一次真是被无知牲畜弄倒的。

    李浩到得坟前,翻身下马,拔剑斩草。

    雪月儿不敢相信的道:“这就是爷爷的墓地?”

    细雨绵绵,寒风瑟瑟,孤坟冷冷清清,李浩继续斩着草枝小树,默然不答。雪月儿感觉像是天空密集的乌云一样,压抑难受,赶紧帮忙整理旁边的草枝。

    斩掉了墓前的杂草,李浩徒手刨出一个更深的泥坑,搬过墓碑竖好,用手掌拍实。

    好在李浩练过两个多月的铁砂手,这些松软的泥土对他没有什么大碍,雪月儿不敢劝,也不能劝。

    等雪月儿拔刀飞快的斩出了一大片的平整的草地,将那些杂草拖过一边,李浩也将墓碑上的青苔泥污抹了个干净,显现出那雕痕不久的刻字。

    当初他埋葬他爷爷时,没有足够银两,也请不动人来帮他爷爷立碑。这碑还是李浩在夜香来酒楼之中,近半年来的积蓄刻成的。本来用不到这么多,李浩得从邻近的小镇请人雕刻,运送,这长途运送的费用,就比在本镇打造要多了不少的钱。

    抚摸着墓碑,想想以前经历的艰辛遭遇,如今已是华衣怒马,金银不愁,珠宝成堆,即将娶亲成家的李浩,禁不住泪眼模糊。

    雪月儿斩光了草枝,默默的用草枝蘸水,帮忙洗涮着墓碑上的泥浆,与李浩一起承担这份浓浓的哀伤。

    与李浩的痛苦回忆不同,雪月儿在不停的祈祷,祈祷爷爷在阴世少受小鬼欺压,多积攒阴德,早点投胎转世,保佑李浩从此一生福禄双全,富贵无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记得收藏本书。 拉斯维加斯娱乐平台 www.lardlungs.com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